JunUi🍗骆驼

【K莫】吃醋梗整理

便签纸:

 @nooooooooopps ä½ è¦çš„吃醋梗,吵架就不整理了,有点少。




【k莫】今天被发糖好开心      ä½œè€…:零零星星


【K莫】甜甜的      ä½œè€…:征哲汤豆腐


【K莫】《她不好看》      ä½œè€…:忘羡大队长


【k莫/凌李】哥哥什么的很危险      ä½œè€…:顾顾顾嘉礼啊


k莫小段子之我好像吃醋了      ä½œè€…:林文白


【K莫】美人之吃醋篇      ä½œè€…:gaqi


【K莫】求助!男票是黑客而且有很强的占有欲怎么办!      ä½œè€…:秋秋


[K莫]美人一笑也倾城之KO吃醋了      ä½œè€…:海晴森


【K莫】 å¤«å¤«æ—¥å¸¸é‚£äº›äº‹å„¿      ä½œè€…:温柔的锁骨控


【k莫 çŽ„关站姿西装play】      ä½œè€…:木藏菩雪


【K莫】单身风波      ä½œè€…:轻慢


【K莫】高级定制      ä½œè€…:世界需要傻白甜


『K莫』吃醋梗      ä½œè€…:檠涩


【K莫】K莫小日常,关于吃,醋      ä½œè€…:墨墨墨___糯


【K莫】最后是你,余生都是你      ä½œè€…:南珧家的南瓜


【k莫】论坛体:求鉴定我室友是不是gay?      ä½œè€…:明明灭灭暮生寒


【K莫】吃醋记      ä½œè€…:Lyran


【K莫】温饱思淫欲      ä½œè€…:逸观云_Somnus


【K莫】美人只能卖身给我      ä½œè€…:柒子


【K莫】「乐于助人之后」      ä½œè€…:悠悠拖坑废萌❤


【K莫】k莫日常剧场      ä½œè€…:cocookietian

【K莫】猫科动物/狼犬K×波斯莫

可爱~

鲁门三把斧:

※受追攻/死缠烂打


※梗来自 @JunUi🍗骆驼   é“¾æŽ¥è¯·æˆ³æˆ‘


※目录·ç²®ä»“总汇(请戳我)


※祝食用愉快!


 


皮毛硬挺、双耳直竖、目光如炬——


狼里罗宾汉,狗中赵子龙。


只见子龙兄轻盈一跃,四爪便扒上了垃圾场里最高的那座垃圾山,尾巴任性一甩如同魏武挥鞭一般,霸气冷硬的望着自己脚下的垃圾堆——


舍我其谁!


前些日子他刚抓瞎了临街藏獒——诨名狗剩的一只眼睛,转脸又撕咬掉了对方老相好——杂交比特犬的一大块颈皮,彻底收复了东街三个弄堂的失地,完成了东山再起计划中的倒数第二环。


还有一环,也就是最后一环——


就在脚下。


就是这座绵延万里,蔚为壮观的垃!圾!山!


看谁敢跟老子抢。


他一脸凶光的站着。


站着。


站……不行老子得坐一会儿。


KO仍旧保持帅逼气场不变,俯瞰着脚下河山,慢慢撂下屁股。任凭枪林弹雨快意平生,他也不得不承认,午后的阳光真能把他晒脱一层皮。


被烈日临幸过的生活垃圾散发出一股老少咸宜的酸臭味儿,KO实在摆不住pose遂有意无意的使后腿一刨脚底下的废弃食品袋,想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宝——


废避孕棒。


废安全套。


还有一本破画报,上面写着:


男女性生活三十六计。


KO抬起爪子就把书掀了下去。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他妈还能说啥。


KO抬起狗头望了望一碧万顷的天空,狂吠两声之后开始落寞的往垃圾山下走。


就在这时候,一只装满碎鱼骨头的猫罐头砸中了他的腚,扎人的小刺儿灌了KO一身。


卧槽?!


KO激动中带着惊讶,惊讶中饱含快感,颇为拉风的一转身——


谁这么不长眼想让老子给他松松皮?!


 


“喵~”


 


KO愣在原地。


都说猫的眼睛里是小宇宙。


这位的眼睛应该是特么银河系里的黑洞,看进去就出不来的那种。


 


身为一只高傲的波斯猫,莫扎他十分清楚,如果能傍上统领三个街市口的狗圈大佬,那这一大片的耗子就全归他逮了。


爽!


这样想着,莫扎他高高的翘起茸团团的尾巴,朝着KO步步紧逼。


雪白的毛皮,冷艳的容貌,呼之欲出的慵懒气息——


 


不行。


KO甩了甩身上的虱子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自己才刚刚坐上犬界大佬的位置,登基没两天根基不稳,贸然包养一只貌美如花的波斯恐怕……


恐怕会倾家荡产。


 


KO无声的望着对方——


你咋这么胖。


莫扎他若无其事的抬起小爪子搔搔自己肥硕的屁股,抓起地上一根儿无人认领的风干辣条塞进嘴里,然后有一搭无一搭的朝对方眉目传情——


老子这叫丰满……丰满!


KO认真端详了一遍对方,发现对方柔软的脖颈上还系着一颗铃铛,原本纤尘不染的雪白皮毛到目前为止只蹭上了一点点儿灰——


应该是刚被主人遗弃不久。


他满面沧桑的抖了抖身上的虱子,然后一溜烟跳下垃圾山,徒留莫扎他一个肥团团的身影在山顶痴痴望着他。


KO:“……”


“先说好,”KO强行装作面无表情的吠了两声,“我可以维持你的生命,但不负责维持你的体重。”


莫扎他听了这话就跟得了大赦似的甩开膀子忽忽悠悠的从山头一路滑下来,然后一头扎进KO面前的泥坑里。


“……”


“染发不着急。”


 


俩动物离开垃圾场不久,一帮罗威纳犬就咬开栅栏贼溜溜的从门外溜了进来——


“活捉KO!”为首的比特犬扑在地上,鼻子紧贴地面:“他就在这儿!”


一帮小弟灰扑扑的围着垃圾山来回打转,把萦绕垃圾场上空不绝如缕的苍蝇都吓跑不少,就是没找着正主。


“可能他逃走了……”


“不可能!”只见比特犬粗壮的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眼睛瞪得通红,“他就在这儿我能感觉到!”


 


彼时KO正叼着绿化带里的冲水管,朝着面前白一块黑一块的波斯疯狂扫射:“脸转过去,屁股露出来。”


莫扎他羞答答的伏在草坪上,圆润的屁股在KO面前左扭右扭:“你把人家的身子看个精光……”


话音未落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刹车,KO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扔下水管想叼起莫扎他一起跑,结果非但没拽起对方自己反倒跌了一跤。


吃啥长大的这么沉?!


莫扎他:“干啥咬我?”


KO用尽浑身力气对莫扎他又拖又拽:“跑!”


莫扎他:??


“动物管理局……”KO拖对方累得喘成死狗,“一旦抓进去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


“卧槽!!”莫扎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坐起来,“跑啊——!!”


“别喊那么大声!”话音未落,只见一个特制网兜从哥俩中间伸进来,“来吧小宝贝儿~”


“啊——!!”莫扎他感觉自己是无意识尖叫,前爪抓地后腿一下子抬起老高,起跑那一瞬间仿佛踹到了什么东西——


KO的下巴!


 


流年不利……


KO感觉自己挨莫扎他肥腿那一踹整个狗差点倒下,身体晃晃悠悠的根本掌握不住平衡,任动物管理员伸过来的大网把自己整个捞起来——


“KO——!!”只见莫扎他的喊声从遥远的天际垂直落下。


猫有九条命。


为对方废一条仿佛也没什么。


KO眼见着对方舒展开柔软的四肢仿佛一顶雪白的伞盖,自己就迷迷糊糊的等着故人来——


“放开他!”莫扎他“喵”的一声嘶吼虎牙乍露,满面凶光的伸出爪子往那双握网兜的手上抓去!


只听那人一声惨叫,KO从网兜里翻了出来。


“跑!”莫扎他抬腿一踹KO屁股。


KO:“……”


真傻还是咋的。


“上来我背你。”


“哦哦哦!”莫扎他后爪一蹬凌空一跃伏上了KO的脊背,却听身下瞬间发出“叽”的一声。


“KO你没事儿吧?!”莫扎他赶忙道,“要是太沉了我可以下来!”


KO默默把砸出来的血咽了回去,哑着嗓子道:“还行,挺好的……”


 


没命狂奔了一阵,莫扎他深深感觉到自己的体重对于KO来说是多么大的身体负担,所以他心痛的表示——


“我想吃对门那家店的蛋糕。”


听到这儿KO彻底背不动了。


“听着,”KO勉强站直身子对着面前脸肥到几乎找不见眼睛的莫扎他故作深沉道,“我们可以等到凌晨店主关门的时候偷偷溜进去,但是现在不行。”


莫扎他泪流满面:“我想现在就吃……”


KO:“不行。”


莫扎他晃了晃屁股,伏在地上拿毛茸茸的尾巴盖住脸和身子,只留出一对儿水灵灵清澈透顶的大眼睛,小声道:“好想吃……”


KO索性自动盖住耳朵,假装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莫扎他却没有跟上来。


KO强打精神,自顾自的往前走。


男子汉大丈夫。KO咬紧牙关。


行的正坐的直,绝对不出尔反尔。


绝对不……


“你在这儿等着我这就进去给你弄!”


 


节操什么的,为了他就破例一次吧。


 


莫扎他静静窝在甜品店拐角处乖巧等着对方叼着小蛋糕出来。


没等到小蛋糕,却等到一群恶犬。


为首的比特犬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脸穷凶极恶的冲着莫扎他呲牙咧嘴:“你就是KO的女朋友?”


莫扎他:“他是我老公。”


众狗一阵嬉笑:“我们可没听他那么说过!”


莫扎他心道“你们懂什么”,埋在肚皮下的爪子隐隐现出锋芒——


只听甜品店的门发出“吱呀”一声响,一只斯文俊俏的狼犬叼着一小叠蛋糕从屋里走了出来。


“啊——!!”莫扎他见到自己老公如此帅气又是一阵春心荡漾,在敌方阵营又蹦又跳:“你看——!!”


KO循声望去,看见不远处莫扎他正身陷敌营不由得心魂俱碎,撕心裂肺吼道:“眉眉,跑——!!”


迟钝的敌方首领被神经病似的两口子吼得差点儿耳膜穿孔,遂当仁不让掺和一脚:“把这只猫给我带走!”


众狗就开始对莫扎他推推搡搡。


莫扎他就跟座老泰山一样,任大家废半天劲也没人能挪他半分。


比特犬气急败坏的把头伸到莫扎他面前:“你这肥猪!”


莫扎他倒是气定神闲的懒懒睁开半只眼:“我老公都没嫌过我胖……”


“你特么算老几?!”话音未落一爪子掀上去!


KO本以为这次自己会浴血沙场。


然而只有自家老婆在横扫敌营。


“眉眉!”他大叫着飞奔过去。


莫扎他正拖着一条被自己挠得半死不活的狗四处乱撞,一听自家老公喊他,连忙收起浑身戾气扔了狗腿瞬间就摆出一个乖巧甜美的坐姿,爱惜的舔了舔身上纯白的毛发,扭身柔柔道:


“喵~”


 


【彩蛋】


“啊!”莫扎他梦中惊醒。


KO随手按开床头灯:“怎么了?”


莫扎他惊魂未定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净重二百斤的肥猫……”


“嗯。”KO把人拉到自己怀里:“我变成了一只整天跟别的狗抢地盘儿的狼犬。”


“我靠!”莫扎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对方:“咱俩的梦是向通的?!”


KO闭上眼睛亲吻了对方的额头:“或许只是你太想吃甜食了。”


——谢幕——



这个可以来一篇短文啊啊啊
很k莫啊

像不像ko和郝眉~
黑ko&白郝眉

此真人cp非彼真人cp

首先,其实我觉得郑业成交了女朋友蛮好的啊~

彬成对于我来说只是他们俩在剧里的形象刚好满足了我对k莫三次元的幻想。但他俩现实中肯定不可能在一起的这个不应该是从一开始就会认清的吗?

我爱看k莫文也爱看剪辑出他俩的衍生视频,因为他俩符合我对k莫这一对形象的感觉。

以后我也还是会孜孜不倦的刷k莫文和衍生视频。


就酱,个人观点请勿喷,谢谢~

不好意思占个tag
去年下半年各种中郑业成的东西
今年是开始中张彬彬的了么哈哈哈

离镜&南弦月。
求b站哪位太太能写这个同人文啊😭
这个看一次哭一次,
拯救一切前世be的食堂初遇。
看这个频就和当初看哪个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那个频一样,虐到痛心后又甜回来那酸爽~

我真的好喜欢离境的扮相